有關于國家、民眾與佛教:西夏崇佛的歷史心理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1002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1-17    

有關于國家、民眾與佛教:西夏崇佛的歷史心理 導讀:國家、民眾與佛教:西夏崇佛的歷史心理更深層次的解釋,故不揣淺陋,擬推究西夏崇佛的心理軌跡,認為西夏佛教盛行的深層理由即在于統治者和民眾不同的心理訴求之共同推動,不當之處敬請方家指正。  一、佛經發愿文反映西夏群體的  崇佛目的性西夏佛教盛行,有賴于上層統治者和下層民眾的推動。兩個群體對佛教都表現出一種強烈的虔誠,即使這種虔誠帶有自身的階層性 摘要:從施印佛經發愿文、西夏佛教政策等方面探析西夏統治階層和民眾階層崇佛的不同歷史心理。分析認為,西夏崇佛的推動因素有二:一是上層統治貴族的政治性提倡,二是下層民眾的生活化信仰;分析還認為,統治階層和民眾階層崇佛的心理有異同:相同之處是作為自然人都有虔誠禮佛、解脫現世苦厄的個體性宗教愿望;不同之處在于統治群體愿望的政治意味較濃,著眼于統治范圍的整體,而下層民眾愿望的生活味道較重,集中于擺脫自身存活困境。分析結果表明,西夏佛教的興盛源于西夏兩個階層不同心理訴求的共同推動。
  關鍵詞:西夏;國家;民眾;佛教;發愿文;佛教政策
  16716248(2014)03001906
  西夏是崇佛之國,上層統治群體和下層民眾皆積極參與其中,佛教作為西夏重要的宗教信仰,受到全國的狂熱崇奉。故有夏一代,佛教大行其道。史書記載:“至于釋教,尤所崇奉。近自畿甸,遠及荒要,山林溪谷,村落坊聚,佛宇遺址,只像片瓦,但仿佛有存者,無不必葺,況名跡顯敞,古今不泯者乎?”[1]在西夏境內,自興慶府到邊境村落,以至于山林溪谷,處處可見佛教存在的痕跡。只要與佛教有絲毫關聯的“只像片瓦”更是“仿佛有存者,無不必葺”,客觀上凸顯出西夏崇佛之盛和國人的崇佛誠心。西夏崇佛何以如此之盛,其理由學界已有論述,主要有以下幾點:第一,河西、隴右長期深厚的佛教信仰基礎;第二,良好的外部信仰氛圍,如宋、遼、金等國佛教信仰的熏陶;第三,統治者的崇奉提倡[1-3]。但筆者認為西夏崇佛有更深層次的解釋,故不揣淺陋,擬推究西夏崇佛的心理軌跡,認為西夏佛教盛行的深層理由即在于統治者和民眾不同的心理訴求之共同推動,不當之處敬請方家指正。
  一、佛經發愿文反映西夏群體的
  崇佛目的性西夏佛教盛行,有賴于上層統治者和下層民眾的推動。兩個群體對佛教都表現出一種強烈的虔誠,即使這種虔誠帶有自身的階層性。然而兩者大相徑庭的崇佛心理具化為相似的崇佛行為,二力合一,共同推動西夏佛教的蓬勃發展。下文以西夏部分漢文佛經發愿文為切入點,透過上層統治者和下層民眾的祈愿來深入了解他們的崇佛心理,進而明了西夏佛教盛行的內質。
  (一)西夏統治群體的崇佛目的性心理
  西夏佛教大盛,有賴于統治者的積極提倡。佛教自漢末入華初始,基本上沿襲印度模式自主發展,但“不久即適應中國社會的特點,發生了性質的變化,從純粹的宗教組織逐步演變為既有宗教性質,又有政治和經濟性質的社會組織。”[4]魏晉以降,中土佛教主導者認識到在當時社會環境下依附封建皇權存活的重要性,故而道安認為:“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5]自此,開啟了佛教與世俗政權互相依存之門,依附政權以傳播發展佛教,成為佛教在華發展的便捷途徑。而歷代統治者也都自覺、不自覺地踐行這一法則。西夏建國前后,統治者大力提倡佛教,佛教成為西夏最主要的宗教。“西夏統治者率先接受佛教,并推動它迅速發展,他們利用手中優越的政治、經濟

 

打賞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責任編輯:1002
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