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二人“私奔”到太原 從街頭小吃攤到200多家連鎖

來源:未知    作者: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19    
      奮斗人語:“對于我們做買賣的人來說,什么苦都能吃。再苦再累,只要忙著心里就踏實。
 
老白(右)和張香玲(中)下車間檢查工作情況
      1999年9月,太原來了3個異鄉客——31歲的老白和自己的妻子兒子。
      老白本名白現彬,河北邯鄲人。他和妻子張香玲是自由戀愛,這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實在少見。“我父母當時不喜歡他,說什么也不同意。”張香玲回憶。抗爭無效,老白帶著張香玲“私奔”到了山東。他們開理發店、賣煤,辛辛苦苦攢了一點家當,并生了3個孩子。因為一次意外,老白和妻子賠了個精光。不得已,他們將兩個稍大的女兒送回老家,在同鄉的介紹下,帶著最小的兒子來到太原討生活。
      老白在后北屯租了一個小房間,暫時把家安在了這里。又用盡身上僅有的幾千塊錢在街邊開了一個小吃攤,雖然風吹日曬,掙的錢也夠生活。2個月以后,老白看到對面一家熟食店鋪轉讓,向老鄉借了4000元,盤下了這間鋪子。兩口子又專門去學習了制作熟肉和涼菜的技術。1999年底,這間小店正式開張。老白和張香玲怎么也想不到,他們從這間小門面起步,19年后能發展出200多家連鎖,并蓋起了占地16畝的生產基地。
 
1點睡,4點起,成了生活常態
      凌晨4點,后北屯的一間小平房里,早早地亮起了燈。老白悄悄地下了床,他輕手輕腳地用涼水抹了把臉,生怕吵醒熟睡中的兒子。4點15分,老白跨上他的自行車出了門——他要去下元農貿市場進貨。店里煮肉、調涼菜所需的一切原材料,都要在這個即將忙碌起來的清晨備齊。經年累月的采買,老白已經對菜市場的情況爛熟于心:誰家的菜最新鮮,誰家的肉成色最好,誰家的調料最夠味,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小販們也與他相熟,遠遠地看到老白騎著自行車過來,就備好貨準備往自行車上裝。這是一輛經過改裝的自行車,為了裝更多東西,前車筐用鐵絲專門加固過,后座兩側各綁了一個大筐子。等老白在菜市場繞了一圈,這幾個筐子都被塞得滿滿當當,后座的貨物摞到了一人多高,連車把和橫梁上也掛上了袋子。自行車變得笨重,雖然身強體壯,老白也騎得氣喘吁吁。等到了家停下車,他只能雙腿叉在地上保持平衡,貨太多了,只有等妻子張香玲把后座的貨卸下來一些,老白才能下車。
       另一頭后北屯的家中,老白前腳剛出了門,張香玲后腳就起了床。她準備開始拌涼菜,這是店里的另一個主打產品,20多種涼菜全部需要她一個人做好。洗菜、煮菜、切菜、調菜......張香玲手腳利索得很,廚房里穿梭忙碌了兩個多小時,基本上全部就緒。涼菜和熟肉可以上架售賣了。到后期生意越做越好時,一過中午盆子就基本見底了,張香玲還需要抽時間再做一批涼菜,以應對7點左右的高峰期。這樣一天下來,店里能賣出幾百斤涼菜。
      白天張香玲在店里忙活時,老白就在家帶孩子,做家務。等晚上關門后,老白真正忙碌的時刻到來了,他準備開始煮肉。豬蹄子,豬頭肉最暢銷,一天能賣出一大盆。各種品類的熟肉,將小小的廚房占得滿滿當當。等一切忙完,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他要趕快去睡覺,第二天4點還要起床進貨。
 
10年間,后北屯賣熟食的只有老白的店
      “也許我天生就應該賣熟食。”回憶起近20年的經歷,老白笑著說。
      自從店開起來,生意出奇地好,因為價廉物美,后北屯和附近的居民都在上這里買肉、買涼菜。每天下午7點左右是最熱鬧的時候,店門口本就不寬的馬路上必定會堵車。沒幾個月,正對面的一家熟肉店最先撐不下去,掛起了轉讓的牌子。老白和妻子立刻接手,將自己的店搬到了正對面。原先不到10平米的小店擴大成了兩間房,老白不僅自己生產熟食,還進貨一起賣,貨品種類達到了幾十種,店里的生意更好了。不到半年,一條街上原有的7家熟食店,只剩下了老白一家。
      2001年,老白又陸續開了3家店,分布在后北屯不同的位置。他又買了一輛小推車,每天推到菜市場賣。從開始營業到現在兩年多的時間里,老白的店鋪一直都沒有起名字。現在店多了,他做了幾塊大招牌,上面寫著“老白家熟肉涼菜大全”,分別掛在了每家店鋪的上方。
      擴張成4個店,兩口子根本忙不過來,老白雇了幾個年輕人打下手,“他們主要負責銷售,我們做肉和涼菜的時候也能幫幫忙。”老白說。雖然人多了,夫妻倆也不敢放松,進貨、煮肉、調涼菜的工作還是自己親自來。凌晨1點睡覺,清晨4點起床的作息還在繼續。因為店多,產品需求量大,他們變得更忙了。
      日子一過就到了2009年,10年來,后北屯賣熟肉涼菜的只有老白一家。看到“老白家”生意紅火,很多人登門求教,老白也不忌諱,象征性地收些學費,就開始教了。老白親自教煮肉,張香玲教調涼菜。除了教技術,老白還要教店鋪選址、經營方法,開店以后還上門指導。一個介紹一個,來找老白學習的人也越來越多。大家學成之后回去開的店,索性也掛上了“老白家”的牌子。很多店圖方便,每天直接從老白的店里進貨。
      生活越來越寬裕了,老白進貨的“坐騎”也是每隔兩年一換:從自行車,到電動摩托,到電動三輪,再到一輛小QQ,最后升級成了一輛越野車。
 
三次轉型,每次都是關鍵時刻
      隨著進貨店鋪的增多,2010年,老白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將后北屯的幾家零售店全部轉讓出去,在下元搞了一個“老白家”的總部,不搞零售,只做批發。雖然專職供貨,不用操心銷售,但是老白和妻子一點兒也沒閑著,煮肉和調菜依舊親自上手,每天忙到后半夜。關門后,兩口子實在是沒有力氣開車回到后北屯的家,幾年前孩子已經住校,他們就在越野車上調平座椅,湊合著小睡幾個小時,4點再起床回到店里接著干。這樣的日子持續了2年夏天,直到后來把家也搬到下元,老白和妻子晚上才能躺在床上睡一覺。
      與付出成正比的是事業的突飛猛進。到了2011年,“老白家”已經發展了近50家店。2012年,發展到200多家店。絕大多數店鋪選在了城中村,“這里的人口密度大,房租也低,非常適合我們店鋪的復制。”老白聘請了幾位大師傅,大家上班第一天,看著這間不到30平米的廚房感慨不已:“老白在外面開了200多家店,沒想到總部竟然這么小?”幾位大師傅的到來,“解放”了老白和張香玲,他們終于不用每天起早貪黑地干活了。
      剛松了一口氣沒多久,“老白家”遇到了沖擊。2015年太原開啟城中村改造,大量開在城中村的店鋪被拆除,200多家店迅速縮減至不到50家。“店被拆了,也不敢開新店,害怕剛開起來沒多久就又被拆了。”老白說。偶然的機會,他注意到小區周邊的連鎖生鮮超市,老白突然靈機一動,“我們的熟食能入駐到這里嗎?”經過洽談,老白在一家超市中開了個小攤位,熟肉涼菜彌補了超市貨品的空白,生意竟然十分火爆。老白看到了商機,又迅速入駐了50家超市。“這一步走得驚險,萬幸的是轉型很快,我們又及時地找到了出路。”老白說。
      第二年,老白又做了一個決定:撤出超市,自己開連鎖。第一家店選在了西華苑旁邊,面積40平米,連租金帶裝修花了20多萬。這讓在城中村開慣了小門面的老白犯起了嘀咕:“以前一家店最多投資3、5萬,一下子花了這么多,心里沒底。”隨著店面的擴大,店內又增加了生鮮、凍貨等新的品類。讓人驚喜的是,新店生意依舊很好。有了成功的案例,老白旗下的加盟商紛紛在各居民區開起了連鎖,店鋪數量再次急劇增長。老白甚至雇傭專人負責新店的選址事宜。很快,“老白家族”在太原發展出了200多家店,面積比原先大了,很多達到了200多平米,品類也更加豐富了。
 
回憶過往,只有樂趣沒有累
      去年年初,一片占地16畝的生產基地在太原尖草坪區完工,正式投入使用。辦公區、生產車間、倉庫、化驗室一應俱全,總部內員工數量也達到了100多人。辦公樓一層的大門口立著一塊白板,上面列著“老白家族”即將開業的店面,一共有6家,都在裝修中,80到260平米不等。“我們的店還在陸續開,原計劃今年再開100家分店,根據目前的進度,開150家應該沒什么問題。”老白說。現在的老白依舊早起,只不過心情截然不同,前15年是為了生計奔波,現在則是健健身,順便想想企業以后發展的方向,對于他來說,未來要走的路還有很長。2018年1月,老白的企業掛上了“太原市強戒人員再就業基地”的牌子,他與太原市強制隔離戒毒所的20余名強戒人員簽訂了就業協議,解教后,這批人員將得到老白提供的就業崗位。“他們都是可憐人,這樣也能讓他們與過去的經歷說再見,更快地融入社會。”老白說。
      自從雇上大師傅,張香玲的生活也輕松了很多。最近幾年她在財務處忙活,幫助二女兒接班。大女兒在化驗室工作,小兒子活躍在各個店鋪鍛煉學習,似乎一切都走上了正軌。從街邊的小吃攤發展成這么大的企業,近20年的奮斗,老白最先心疼的就是妻子,“那幾年她真的是太辛苦了,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每天在店里從早忙到晚。”而張香玲卻沒覺得日子有多苦,“不覺得累,反而感到挺有樂趣。”
      3月28日,老白開車回河北老家。在以前,只有等到大年三十的下午,老白和家人才有空回去呆幾天。“做買賣最大的特點就是,你舍不得關門,恨不得每一天都在忙。”老白說。早在大女兒出生后不久,張香玲的父母就已經接受了老白,如今看來也是正確的選擇。對于張香玲來說,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辦過一場正式的婚禮。“那給你補辦一場吧!”老白笑著說。與老白走過了幾十年風雨的張香玲卻一下子紅了臉,“哎!辦那個干啥呀。”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打賞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責任編輯:
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