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18天津高考那些感人的瞬間

來源:天津日報    作者: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08    

記者 吳迪 攝

6月7日,2018年高考正式開啟。天津市5.5萬名考生走進全市20個考區、64個考點、1900余個考場參加考試。記者走訪多個考點,現場感受并記錄下那些考場外讓人感動的瞬間。

心念160個考生的家長

在天津木齋中學,馬靜是高三畢業班年級組長,回到家中她又是高考學生家長,如果算上自己的兒子,馬靜心里整整裝著160名高考學生的點點滴滴。

“主要是擔心平時比較粗心的學生,怕他們考試時落下證件等物品,轉念一想,還有平時成績不錯但心理素質不太過硬的學生……”雖然高考前兩天,學校沒有安排課程,不過馬靜還是有操不完的心,每想到一些需要關照的學生,馬靜都要打電話或者發微信提示交流。“現在這個時候給學生打電話,要特別注意說話方式,把提醒的話說了還要保持溫和輕松的語氣,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緊張氛圍。”馬靜說。

從教25年,帶過8屆高三畢業班,最讓馬靜擔心的就是學生的心理壓力過大。前兩天,馬靜放學后發現一名女生自己坐在教室中沉默不語,和她交談后得知,女學生所在的教室就是她所在的高考考場,她告訴馬靜一坐這里就莫名的心跳加速。“我和女生聊了很久,大部分內容都是關于旅行看到的美麗景色,盡量淡化緊張氛圍,讓孩子明白高考只是邁進今后美好生活的第一步。”

不僅是馬靜的學生,隨著高考臨近,她的兒子也同樣遇到心理壓力大的情況。“我兒子平時性格比較開朗活潑,最近發現他寡言少語,晚上睡覺也總是輾轉反側。”除了通過聊天進行心理疏導外,馬靜還和大部分學生家長一樣,在飲食上做得更加精心。“這些年工作忙壓力大,對兒子的關心很少,他的任課老師都把我列為不負責任的家長,我想等他高考完,無論成績怎樣,一定帶他出去多玩玩看看。”

“你確定不用我陪你去嗎?”得到肯定的答復后,向兒子微笑一下,目送他走出家門。馬靜悄悄跟在兒子后面,確認他走進考場后,騎上一輛共享單車,“別的考場還有我的學生,我要過去看看。”(記者 宋德松)

和田孩子們 加油!

“同學們,大家好,離開你們已經有三天了,但是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大家。今天,我在天津為各位同學送上最真摯的祝福,希望明天你們能沉著應戰、超常發揮,考出好成績!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咱們大學見!”6月6日晚上8點,在距離2018年高考還有13個小時時,新疆和田地區天津高級中學高三13班的學生,在微信群中收到了遠在天津的政治老師江哲先的視頻祝福。同一時刻,該校高三6班和理科實驗班的學生們也收到了物理教師霍昊從天津發來的視頻祝福。隨后,兩位老師還為微信群中的每一個學生都送上了一個幸運紅包。“希望這些紅包能給孩子們帶去好運……”兩位老師說。

江哲先與霍昊分別來自我市的實驗中學和新華中學。去年3月,兩人成為我市第九批援疆教師,與其他23名老師一起來到和田,在當地的天津高級中學任教。不過,因為他們的援疆工作已于前幾天結束,按照有關部門的統一部署,兩人在6月3日晚上回到了天津。

回津后,江哲先與霍昊幾乎每天都守在手機旁,“我們會通過電話或是微信為學生們答疑,有時候也會做一些心理疏導工作。” 霍昊說。這位在和田地區天津高級中學帶過兩屆高三的物理老師,在心理疏導方面也很有一套。當記者問他到底是什么樣的方法時,他笑著說:“其實也沒什么特殊,只要學生們認可你,他們就會理解,也愿意為你敞開心門。”

昨天上午,微信群里沒有了前幾日的熱鬧,但江哲先與霍昊依然在堅守,“雖然相隔萬里,但我們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聽到孩子們的消息。我們也在默默地祈禱并為他們加油。”(記者 張雯婧)

我在西藏當“監考”

對于南開中學物理教師張漢泉來說,監考是一件極其平常的事。但今年的高考監考卻有些特殊,因為他要監考的地點是在海拔3400米的昌都。

今年3月,張漢泉跟其他64名天津援藏老師一起,來到西藏昌都。三個月后的今天,這些老師在昌都迎來了高考的日子,他們走進考場,成為一名監考老師。

昨天早上6點剛過,張漢泉便已經洗漱完畢,簡單吃過早飯后準備前往自己所在的昌都第二高級中學。這時,手機里傳來了“滴滴滴”的響聲,原來是遠在天津的妻子給張漢泉發來的微信:“今天高考,會很辛苦吧,自己多注意。對了,女兒昨天會翻身了……”接到援藏任務時,張漢泉的妻子已經懷孕8個月。待他出發來昌都時,女兒也才剛剛出生17天。“時間過得真快,現在孩子都三個多月會翻身了。”一路上,張漢泉一直在點擊欣賞妻子發來的女兒會翻身的小視頻。現在的他已經逐漸適應了高原生活。“剛來時,反應還是挺嚴重的,喝水都吐,不過現在都慢慢適應了。”

早上8點25分,領取完考卷的張漢泉走進了自己抽簽分到的教室,做完相關檢查后,他站在講臺上,等候著考生們的到來。

上午9點,2018年高考正式開始,靜靜的考場內只有學生們書寫答題時留下的“沙沙”聲。“這里的孩子們都非常不容易。他們來自昌都的各個縣,有的縣距離學校需要坐一天的車。所以孩子們特別珍惜學習的機會,都很刻苦。”此時此刻,張漢泉最希望的就是這些孩子可以通過高考,走出高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記者 張雯婧)

記者 張磊 攝

場外家長 默默守候

昨天早上,一場突如其來的降雨,帶走了津城這兩天的炎熱,但也為不少正在趕考的考生和家長帶來了“麻煩”。早上8點,記者剛從地鐵一號線小白樓站出站,就見到了正在送女兒前往新華中學參加考試的劉先生。父女倆撐著一把傘,快速地移動著腳步。一路上,劉先生幾次把傘推給女兒,甚至是用命令的口吻說著:“你打著就行,不用管我。”10分鐘后,父女倆抵達新華中學,此時,劉先生的上衣已濕了大半。“別緊張,好好考。”“我們就在門外等你。”“就是一次普通考試,沒什么大不了的。”“冷嗎?要不你把媽媽這件衣服也穿進去吧。”此刻,家長們把傘撐在孩子的頭上,做著最后的囑咐。看著孩子走進考場后,他們中的許多人還是不愿離開,靜靜地站在原地望向考場的方向。

中午11點半,第一科考試結束,考生陸續走出高場。看見兒子和同學有說有笑地出來,在耀華中學考場外已經等候了近三個小時的周大姐和丈夫悄悄地跟在兒子身后,遠遠地看著他們走進了自己之前就給孩子定好的餐廳。“我們家住的比較遠,早上送孩子過來時正趕上下雨,看見我和他爸爸身上都濕了,孩子說什么都不同意讓我們等在外面,說中午自己吃飯就行。我們怕他不高興只能同意。可我們又放心不下,只能悄悄地跟著他,看見他一臉笑容,應該考得不錯。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周大姐說。(記者 張雯婧)

“不眠”熱線助考生

“王老師,請您幫幫我。我到現在一直睡不著,越是著急,越是睡不著,幾乎快要瘋了!”昨天凌晨1點,距離2018年高考開考還有8個小時,青少年心理干預專家王虹翔接到了我市一名考生的求助電話。“從6月5日開始,我們的心理熱線就一直響個不停,來電的咨詢內容幾乎都與高考有關。” 王虹翔說。

接到考生的求助電話后,他在電話中使用了催眠的方式,很快幫助考生入睡。雖然早已是夜深人靜,但王虹翔心理干預工作室熱線卻熱度不減。

早上5點,電話里傳來了一名考生家長焦急的聲音:“王老師,我家孩子凌晨四點就起床了,一直坐在床邊發愣,叫他也沒有反應,后來跟我說他心里有點害怕。王老師,我們該怎么辦?”聽到家長的描述,王虹翔立即與考生通了電話,得知該考生此時大腦一片空白。他立即要求考生把自己的想法用“繪畫”的方式畫下來,借此轉移、發泄不良情緒。早上7點,家長再次打來電話,告訴王虹翔孩子的情況已經好轉,一會兒可以正常去考試了。“雖然一夜未睡,但聽到這個結果,心里真的特別高興。” 王虹翔說。

據統計,從昨天凌晨1點到昨天早上8點半期間,王虹翔心理干預工作室熱線共接到了26個求助電話。來電者都是高考考生或家長,咨詢的內容也幾乎都與考前緊張有關。“有的考生會在臨考前出現大腦緊張,從而引發心理障礙的現象。這時候一定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做5至10次深呼吸讓自己放松,閉目養神,用手指按壓自己的太陽穴,調節好呼吸、配合神經的刺激。腦海中可以想象一些美好的事情和讓自己心情愉悅的畫面,突來其來的緊張就會慢慢消退,恢復到自然的狀態再開始答題。”王虹翔說。(記者 張雯婧)

交警全員上路護航高考

昨天是高考首日,交管部門按照保障預案,全員上路在各考點門前及考點周邊主要路口、路段等269處點位加大交通疏導與停車管控,全力營造良好的考試環境。

據了解,從早高峰情況來看,受降雨、事故影響,快速路局部、中環線等路段出現短時交通流聚集,全市其他道路整體流量平穩通行正常,未發生大面積大范圍交通擁阻。(記者 何會文 通訊員 焦軒)

打賞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責任編輯:
福彩快三